與雷師傅相處的點滴記憶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6-11 我要投稿
【www.261752.tw - 散文隨筆】

  雷師傅是二十年前與我在同一崗位共處近三載的工友,是我至今難以忘懷的好兄長,好同事。

  那時候雷師傅已有五十歲左右的樣子,國字臉,小平頭,雖然天天洗澡皮膚卻依舊黝黑,個頭不高但很壯實,說話也慢條斯理的,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誠實穩重。

  雷師傅結婚的時候大概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結婚幾年老婆都不開懷。急的雷師傅兩口子整日愁眉不展,無后的恐懼更是讓雷師傅長吁短嘆,心里覺得虧欠雷師傅的妻子也想盡了一切辦法以減輕自己的自責——這個女人總是認為不能懷孕是自己的無能,她深深覺得對不起雷家的祖宗先輩。于是她不但在雷師傅每年一次的探親假期間纏著雷師傅在床笫上辛勤耕耘,她去礦上探親的次數也明顯增加。不過讓人懊惱的是,即使這樣他們依舊沒能如愿添上一男半女。雷師傅說他們去過正規醫院,也找過游醫求過偏方,可是雷師傅妻子的肚皮卻依舊風平浪靜,沒有絲毫讓人驚喜的跡象。他們已經無計可施。不過,雷師傅說一件離奇的事情改變了他們整個家庭的命運。說到這里雷師傅明顯激動起來。他說,一天夜里,他們兩口子正在睡覺,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敲門,他想半夜三更誰敲門干啥,就聲音驚恐地問:“誰!崩讕煾嫡f,他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回答:“我,過路人,夜深了借個地方歇一宿!崩讕煾抵v到的很多具體細節現在我已經記不清了,總之雷師傅給這位所謂借宿的女人開了門。雷師傅說他看見的是一位老態龍鐘但卻精神矍鑠、裝扮利落、年約七旬的老太太,胳膊挎著一個黃布覆蓋著的小花籃,進門就給他們兩口子說是來送子的。聽了這話求子心切的雷師傅兩口子恐懼感全無,問起了如何求子的細節問題,并得到了老人家的一一解答。就連他們求子時需要的金箔紙制作的金元寶之類的物什都在那個小花籃里一一取出。叮囑完去哪兒求子、具體過程后老太太就即告辭而去。被喜悅沖昏頭腦的兩口子竟沒有盡禮讓來客入座飲茶、客套侍奉等待客之道,待雷師傅他們冷靜反映過來要說些感謝話的時候,老太太已走出院門,兩口子急忙追出去道謝,來到門外卻已不見老太太的蹤影。雷師傅說他們院門外就是一條直街無旁門左道,左右追趕了一陣還是沒有看見老太太的人影。他們斷定是送子老奶顯靈了。于是他就想大聲呼喊以示感謝之情,可一聲疾呼竟招來了妻子的拽耳扯鼻,原來是南柯一夢。但即使這樣,抱著病急亂投醫心態的雷師傅兩口子第二天還是按夢中老太太交代的地方去燒了香,許了愿。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雷師傅說他們一年后竟真的抱上了兒子。事后,雷師傅言之鑿鑿地給我說,給他送子的老太太是“泰山老奶!边@個稱謂不知道他從何處得知,我也沒有再深究。

  因了這個故事的緣故,以后的日子我和雷師傅關系更加密切起來,成了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對于雷師傅說的那個他求過子的叫做大伾山的地方,數年后我曾驅車數百公里專門游覽過一次,確是恍如仙境、香火旺盛的一處勝跡名山。雷師傅的這個兒子我見過一次。那時這個孩子有十五六歲的樣子,還在上學,寒假期間來礦山看望父親。來了之后覺得“煤礦除了煤塵多,旁的啥都沒有”,不兩天就煩躁起來,反復提出要回家。但在這小子回家前,卻辦了一件讓雷師傅覺得很丟臉的事?赡艹鲇趯Ω赣H的熱愛和想省倆錢的心態,他卸下了宿舍樓衛生間的一塊窗玻璃,又在老雷如文物般的破箱子里翻騰出幾顆釘鞋釘,擦得干干凈凈釘在了老雷居住的那間宿舍缺塊玻璃的那扇窗上。不成想兒子的這片至誠至孝之心卻招來雷師傅雷霆之怒,不但命令兒子原封不動把玻璃安回衛生間,還興師動眾領著兒子去隊部痛心疾首地承認了一番錯誤,并萬分自責地表示,沒有管教好犬子,今后要痛改前非云云,讓人覺得他像做了多大昧良心的事、無顏面對祖宗似的。不過,我倒覺得就事論事雷師傅應該欣慰,起碼兒子知道疼父親,愛父親。首先想方設法想以最低、最節約的成本讓父親的住室溫暖些,其次很聽話地糾正了自己的錯誤,原封不動地安了回去。最難得的還是跟著父親坦承了自己的錯誤。這小子可謂是有愛心、有智慧、有擔當。

  雷師傅雖然忠實善良,但有些做法行為似乎也略顯怪誕,令人費解。比如,雷師傅曾經求過、并且如其所愿送來貴子的“泰山老奶”,我覺得應歸在道教的范疇,雷師傅應一生篤信“太上老君”、禮拜“泰山老奶”為本分,但現實中雷師傅卻周周去基督教堂聽牧師講經布道,甚至他還煞有介事地擺一本《圣經》在枕邊,時時翻閱之、吟誦之。本土的“神”施恩與他,他卻恭敬西方宗教的“帝”,不知雷師傅把東西方的教義融匯貫通在一起信奉,仰或是一種大智慧,仰或是信仰迷失的無所適從。但他的一顆向善之心是天地可簽的。

  雷師傅不認得幾個字,可能是對能認得幾個字的人心生羨慕的緣故吧,對我總是關愛有加。他常常這樣說我,你是文化人,干這活真屈了你啦。我說屈啥呢,我只是認得幾個字,不算文化人。話是這樣說,工作中雷師傅還是有意無意給我學習盡其所能創造條件。比如有時候看我趁工余時間喜歡看看書、翻翻報什么的,他就書里有啥新聞沒,有啥有趣事沒,我也就不揣冒昧給他說一些書里、報上看到的東西,雷師傅總是聽得津津有味。如果這時候有什么工作,只要不是特別緊急和重要,就顛顛的自己跑過去干了。這些情景每每回想起來都十分溫馨并讓我十分感動。記得一次雷師傅說讓我也讀讀《圣經》,并滿臉透著深邃的神色對我說:“讀讀吧,教人學好哩!笔潞笞屑毾胂,雷師傅可能根本就分不清何為儒釋道、何為基督東正,也可能他什么都懂,只是認為只要是讓人學好的,信它就沒錯?傊劈c什么總比什么都不信強吧。況且,遵雷師傅之命我半懂半不懂地讀了《圣經》后,也知道了“創世紀”、“若亞方舟”等等,我也覺得真的很不錯。

  時光流轉,不覺間和雷師傅已有十數年沒有相見。今天把這個故事寫出來,我只是想把那如水的歲月、搖曳的燈光以及生命過程中曾經的見聞、交集過的人和事記述下來,不致忘卻。

青海11选5网投平台 福彩江西快3开奖结果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下截 江苏快3在线 澳门有几种赌博玩法 娱乐之城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选一定牛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中三个多少钱果 上海快三计划图准确吗 喜乐彩票网官方网站 四川金7乐预测